股票配资10倍杠杆

香港楼市春风里

发布日期:2024-06-03 19:47    点击次数:57

  实习记者宋宛姿、记者孔海丽 香港、北京报道

  2月28日午后,吴潇宇的微信突然弹出了一条消息。

  “你的愿望达成了,可以买房了,不用等毕业了。”

  吴潇宇有些摸不着头脑,给地产代理商缓缓打去一个问号。随后,吴潇宇看到了新闻。

  就在几小时前,香港特区政府宣布,取消实行了长达14年的楼市“辣招”。这意味着,所有住宅物业交易无须再缴付额外印花税、买家印花税和新住宅印花税。

  楼市购买力应声弹起。据中原地产数据,新房市场方面,“撤辣”十天内已有超过1500宗成交。而去年香港楼宇总买卖合约登记数已跌至1991年以来最低点,二手住宅销量也创下28年新低。

  至3月15日,距宣布“撤辣”已有两周时间,香港新房、二手房依然成交火爆。

  在成千的准买家里,有人刚取得香港身份,终于看到安家曙光;有人看好楼市走向,爽快地一掷千金只为投资;而有人担心后续楼价激升,贷款优惠下调,急忙入市。

  寒冷经年的香港楼市,走进了春风里。

  奔涌而出的“刚需”

  吴潇宇抑制不住兴奋,转手便将新闻截图发给了父母,父亲秒回,“快去看楼!”

  自2019年离开家乡福建赴港求学,吴潇宇以学年为单位租房。

  每学年开端,“住哪儿”的问题总困扰着吴潇宇。过去几年,她长租过酒店,也租过住宅,月租12000到18600港币不等。疫情结束后,酒店租金上调,吴潇宇直呼“租不起”。当下,吴潇宇月租21000港币左右,不包含水电费。

  考虑到家中弟弟日后可能也在港发展,今年大三的吴潇宇曾和父母商量,明年一毕业找到工作,就申请按揭买房。如今,撤辣消息意外传来,吴潇宇撒腿跑向售楼处。

  3月3日,九龙石硖尾附近以小户型为主的某楼盘开盘,吴潇宇在地产代理商的带领下参与了首轮抽签,希望在放出的138个单位里能抽中三房,买来自住。

  哪里想得到,当吴潇宇抵达售楼部时,看到的是黑压压的人群,粗略估计超过千人。他们中许多皆是拖家带口、拿家人身份证一起抽签,有些是“想一口气买好多套”。见此阵仗,单枪匹马的吴潇宇给父母打了电话,“大概率买不到了”。

  没有意外,138个单位在四小时内全部售罄。吴潇宇中意的三房单位,在喊到六十几号时便宣布售空。

  两天后,吴潇宇的母亲感冒刚一恢复,便迅速抵港,想一同参观位于新界康城的某英式楼盘。然而,“当时想买总价600万港币的一套,刚到就已经被人买走了。后来看了总价650万港币的一套房,由于按揭没弄明白,犹豫了不敢定下去,结果很快也没了。”

  当下,吴潇宇一边研究着怎样申请按揭,一边关注着各个楼盘动态。目标是在上半年买到中意的房子。

  马丁也是抢房大军的一员。

  过去一年,马丁同妻子一闲下来便在香港看房子。马丁来自北京,从事地产保险等领域的咨询工作,这几年,马丁几乎每个月都需要“跑好几趟香港”。妻子是香港身份,随着预产期临近,买房的心情起来越急迫。

  “撤辣”当天,马丁一听到消息,在“脑子刚启动三分之一”的情况下,下意识发了条朋友圈,觉得“香港不限购了,挺厉害”。尔后,反应过来的马丁赶到出入境处办理签注,同时跟地产代理商联系,缩小目标范围,“起码不瞎买”。

  3月2日,线上了解众多楼盘后,马丁和妻子逐渐锁定了位于九龙城的某楼盘,“拥有全港校网最多最好的学区”是最吸引他们的地方。

  马丁的急迫,并不孤单。

  据中原地产统计,“撤辣”后五天之内,即2月28日至3月3日,香港新房市场共录得近590宗成交,比2月全月约276宗的2倍还多。仅3月2日和3日周末两天,就有452宗,而此前一个周末只有24宗。

  3月4日,当马丁和妻子的航班刚落地香港,代理商的消息跳了出来,“大哥,只有一套了。”

  赶到售楼现场,马丁发现,许多准买家都是拎着行李前来,没拎行李的,据马丁观察,“多是比较近的,像广州的购房客”。售楼处、样板房、签约处,“水泄不通”四个字毫不夸张。

  马丁原本计划购入一套两房,但现在剩下的最后一套是一房,“没得挑了”,只能“退而求其次”,买下了它。

  马丁说,像他这般“当即入手”的购房客里,很大一部分都是本就有着自住需求的香港新居民。

  为吸引更多人才,港府于2022年10月取消“优才计划”的年度配额,两个月后,“高才计划”启动,取得香港户口的方式进一步拓宽。截至2023年11月,香港各项人才措施申请者超过20万,约是2022年的4倍。

  在马丁看来,通过这样一系列人才措施拿到香港身份的人,都具备一定的经济能力。而他们中的许多人,选择来香港定居,“看重的就是教育。”通过香港的DSE考试,可以考回内地大学,也可留在香港或出国。因此,“想在香港上学,就自然会考虑租房买房的问题。”

  然而,过去两年,香港楼市持续低迷,房价几乎跌回七年前,买家“难以下手”。

  突然的“撤辣”,相当于购房成本直接打了九折,点燃了积压已久的购买力,刚需奔涌而出。

  闻声出动的投资客

  马丁其实也想过,等妻子八月生完孩子,他们回内地居住时,可以把刚刚盘下的房屋出租。因为“租售比很高”,而“小户型的房屋也好租”。

  有类似想法的买家并非马丁一家。

  十多天时间新房超1500宗成交的背后,显然有“刚需”之外的手在推动。

  上海的林昱是金融行业从业者。去年,他同女友一起通过“高才计划”留在了香港。

  此前,林昱考虑到今年结婚后,也会接父母到港居住,计划买房自住。“撤辣”推动了二人买房的决定,甚至生出了“额外买两套放租”的念头。

  “撤辣”当天,林昱收到同在香港的朋友消息,称自己正准备给定金买房,结果二手房的房东突然加价,直接提价“5%-10%”。

  林昱觉得“夸张”之余,也意识到,如果再晚些进场,“楼价或许就不是现在这个数目了”。

  在他看来,即使没有“撤辣”,香港房价继续下跌的空间已然不大。“撤辣”后,不少香港本地银行纷纷降低了贷款的优惠力度。

  参观了一些新盘后,他们还是选择了之前就看中的那套商品房——位于南昌站附近,背靠西九龙,“地段好,配套好,交通也方便”。

  林昱坦诚地说,原本二人只打算入手一套三房来自住,但“‘撤辣’力度太大了”,加之租金上涨趋势明显,当下决定再入手两套二房,用来出租。

  据林昱介绍,香港优质的房产,租金回报率普遍在5%左右。

  2021年赴港的郝捷,也印证了这一点。

  在内地一所985大学毕业后,郝捷来到香港就读数据科学硕士,后留港工作,曾创业做数据分析,也做过学生公寓。

  2023年10月前,高昂的税费令郝捷“完全没考虑过”在港买房。后来,“先免后征”政策出台,郝捷开始留意香港楼市。只是由于楼价“跌得厉害”,郝捷一直在“等”。

  “撤辣”前几日,郝捷留意到几大开发商的楼盘一下子取消了很多优惠,嗅到楼市即将变动的郝捷,2月24日关注了一个主打小户型的楼盘,并参与了25日该楼盘的抽签,成功抽中一套三房。

  3天后,郝捷看到撤辣消息,觉得自己赌对了。他已交了部分定金。

  当下他同妻子是在港租房,郝捷坦言,在港买房更看重其投资属性。

  自住是“求一个面积大,住得舒服”,但放到香港租务市场中,面积大的房子每平米租金反而低。“1000尺(约92.9平方米)的房子租金大约在30000港币左右,而一个250尺的房子租金也可达15000港币。总价差了4倍,租金却只差了2倍。”郝捷说。

  据郝捷介绍,“目前市区单间租金基本在7000到8000港币不等”,而就郝捷抽中的那套房屋而言,“开发商恒基地产专做纳米楼,425尺的单位可获四个租户。如果按总价630万港币、租金28000港币计算,最高回报率甚至可以达到5.3%。”

  郝捷计划再买一套价值500万到600万港币左右的住宅单位用以放租。

  按捺不住的地产代理

  从港岛、新界到九龙,新房市场热气扑面。

  3月8日,记者刚走进新界康城某楼盘,一位在保安亭内“守株待兔”的销售便走了出来,招呼道,“看房吗?”随后一路介绍相关情况。

  在示范单位楼层,走廊两侧的大小单间内,香港各地产代理机构工作人员一字排开,看到客人过来都热情相迎。

  据该楼盘的销售王小辰介绍,过去,该盘每月销量在十几单,而“撤辣”不到10天,已达60多单。

  开发商也趁机促销。王小辰补充说:“‘撤辣’后,楼盘规定,如能在缴纳定金后90天内将剩余款项交齐,购房者可获8%的折扣。”

  位于新界火炭的某豪宅楼盘,背靠港铁东铁线,可直达九龙、港岛,到深圳也只有几站地铁,这样的地理优势令该盘于“撤辣”前便早早实施起了抽签制度。

  “撤辣”后,为应对涌来的大批量买房客,开发商不得不临时调整抽签制度,将从前较为随机的抽签日改为每周日抽签,而且购房者必须亲自持身份证到场。

  九龙石硖尾一处新楼盘边上,香港某主流地产代理机构的从业者俞磊和同事几人正手持几张彩色楼纸,倚着一旁的围栏四处张望。当记者走近,俞磊问,“是看房的吧?”

  俞磊指着尚未竣工的楼盘介绍:“这个盘刚刚来了个西饼客,一下子带走了24个单位。”“西饼客”是香港地产业内用以代指一掷千金的豪客,这些买家通常如买西饼般一打打买入住宅单位。

  香港楼市已许久未见“西饼客”。

  谈话间,俞磊的手机不停地响。来电都是想来看房的。

  就他主理的这一楼盘而言,过去开盘半年,每天仅1、2个人来看,共卖出50户单位;而“撤辣”后不到10天,每天上百人来看楼,卖出近380户单位——10天的销售量是过去半年的7倍多。

  在俞磊看来,低价格(较同地段低100万港币左右)、小户型的特点,使得该楼盘在众多楼盘里拔得头筹。这种开放式、一房单位,“蛮好出租”、“很有吸引力”。

  随后,俞磊提出一同去看看楼花(即预售楼盘样板房)。由于商务用车不够,记者就同另外一对代理商、准买家共同乘车前往楼花所在地。

  楼花入口,众多销售立成一排。最前排的销售见到代理商,第一句话便是,“什么客户呀?”而俞磊们的回答一般是:内地客、香港本地客或是其他。

  看房的人可以用“络绎不绝”四个字来形容。因为房型面积不大,大家进出时都要侧身礼让。据俞磊介绍说,“撤辣”后,内地、香港本地的买房客基本是“五五开”。

  临近黄昏时分,俞磊在一旁不时地看着手表,显得有些紧张。原来,几小时后,他将和妻子一同参与该楼盘的第二轮抽签,共800余人参与,放出单位仅200个。

  次日,俞磊发来消息,“中了开放式,真好运!”从事地产代理多年,他看好石硖尾附近这套楼盘的投资价值,而“撤辣”也令其不再需要额外承担购入第二套房屋而带来的15%巨额税款。

  据俞磊透露,像他一样,从事代理职业,在火热行情中已经或准备下场买房的人,并不罕见。

  香港楼市的温度,眼见着升高了。



上一篇:资管公司:不认为美国大型银行会因为商业房产困境出现系统性风险
下一篇:小心!这些部位的胎记易癌变应尽早切除